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kywalkerad.com/,欧洲杯奥地利

儒勒凡尔纳笔下的主人公八十天环游地球,多特蒙德带着俱乐部历史上第5座德国杯冠军奖杯九天环游世界,3个大洲9个国家:美国、巴西、波兰、印度、日本、韩国、越南、新加坡和中国。虽然和球迷的互动更多是通过互联网进行,但中国球迷显然是最幸运的,他们不仅能在线下活动中亲手捧起德国杯合影留念,还见到了中国登陆德甲联赛第一人,杨晨。

1994年中国职业联赛元年,20岁的杨晨代表北京国安在首轮比赛打进了俱乐部职业联赛历史第一球。1998年杨晨前往德甲,成为中国球员登陆五大联赛第一人。2002年杨晨参与了中国队首次世界杯之旅,2004年从德国回归的他又代表深圳健力宝夺得中超元年联赛冠军。如今,杨晨是中国U16男足主帅,就在带队集训的间歇期,德国足球职业联盟邀请杨晨与《体坛周报》畅聊自己的足球故事。

在一个雨后的下午,杨晨指导出现在我们面前,尽管年近知命,眉宇间依旧英气勃发,就像很多奋战在一线的足球教练一样,皮肤黢黑如铁。作为职业化以来最好的一代球员,杨晨那一代经历了中国足球的巅峰。如今,杨晨要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年轻一代,为中国足球的未来奠定基石。

体坛:杨指导好,今夏欧洲杯有很多年轻球员参赛,德国就有1999年的哈弗茨、2003年的穆夏拉,您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德国足球是如何培养新人并且给他们机会的?

杨晨:欧洲杯比赛中,比如英格兰平均年龄25.5岁,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好的提示,这些年轻球员为什么能成长这么快?人家的年轻球员从19岁开始就已有成熟心理打职业联赛了。还有穆夏拉,他在欧冠进球时还不到18岁。这种新星的培养,是怎么能让他们有这么成熟的心理,这是我们需要好好去琢磨的,因为我们现在还处于这个阶段,还有23岁的政策,我们要一步步来。

再看德国足球,他们在打欧洲杯之前U21已经拿了欧洲冠军。在这个阶段,他们把成绩放在第二位,把输送人才放在第一位。但我们还没接触到那个阶段,我觉得目前我们确实要一步步来。

体坛:以您对德国足球的了解,他们在培养新人方面,有什么和咱们不一样的地方,或者比较特殊的地方?

杨晨:其实有两点,首先德国和咱们一样的是青年联赛也是根据年龄,比如U16就打U16的,U18就打U18的。德国各个俱乐部青训的联赛搞得特别好,而且也很注重成绩,比拼就很厉害。

另外德国还有一个俱乐部往上输送人才的评估体系,每年往一线队输送多少人,是很重要的。比如多特蒙德,在我们踢球的时候有里肯,后来有罗伊斯、格策,现在还有穆科科,这都是他们青训培养出来的。他们青训能做到什么程度?就是你进不了我多特一线队,但别的俱乐部都会抢着要这些球员。这是很厉害的,而且你看多特的U19能在5年里3次拿冠军。

体坛:您是1974年出生的,1994年职业联赛元年,首轮比赛您才20岁就首发并取得了进球。为什么现在国内很少有您这样的前锋脱颖而出?如您所言,都23岁了还要靠政策去打比赛。

杨晨: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足球经过一段低谷,那是一个断档期,之后我们逐渐在恢复。现在联赛慢慢恢复得不错,但也有一个因素就是,我们的外援名额在不断增加,对中国球员来说竞争更加激烈。比如前锋位置,各队主教练无论是本土教练还是外教,都使用外籍球员更多,但我还是希望我们的球员不要靠这种政策去踢球,而是把自身水平提高一点。

体坛:本赛季亚冠中超俱乐部都是派出年轻球员参赛,结果1平11负,进了4球丢了40球,相比亚洲或世界球员来说,是不是咱们的年轻球员要改善的地方太多了?

杨晨:这次由于疫情关系,咱们派出的都是青年军,结果成绩不是很理想,包括失球很多。但我觉得这也不是坏事,因为通过这次亚冠,我们也找到这些青年军身上的一些问题,也让我们的球迷和教练更直观地看出这些问题,然后去改善。我们的年轻球员和国外年轻球员相比,确实差距比较明显,国外年轻球员有的已经进了国家队,在俱乐部能踢上比赛的更多,这种比例我们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我感觉,中国青训不能完全说是球员的问题,教练的水平也决定了青训队员能不能培养成才。如果我们的基层教练水平逐年提高,青训队员的水平也会上升。而且我们的球员从小学开始接触足球,但小升初是一个分水岭,因为这时家长会给孩子做出选择,让他踢球还是上学,我们也会损失一部分球员。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