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马其顿1-2不敌乌克兰的比赛后,为国征战20年才首次征战洲际正赛的潘德夫,眼含热泪,绝望瘫坐。

从2001年首次为国征战至今,红色战袍一穿就是20年的潘德夫,在生涯行将画上句号时,率领一群子侄辈球员,在资格赛上演了小国逆袭的神话。

实力有限的北马其顿固然两战皆败,但两个进球却全部与潘德夫有关。这位曾一度心灰意冷淡出国家队的传奇,打光了所有子弹。

纵然是匆匆过客,也要在欧洲杯的天空留下名字。乌克兰与北马其顿之战,人们看到的,仍是一个和首战一样全力以赴的潘德夫。

第38分钟,北马其顿队长单刀突入禁区,速度已经呈现明显劣势的他,在后卫形成合围之前轻巧挑射入网,但这个极富想象力的破门,却因越位在先被吹无效。

进入下半时,潘德夫硬是拼出了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第56分钟,北马其顿外围远射中柱,机敏的潘德夫插入禁区和卡拉瓦耶夫拼抢1/2球,在率先拿到皮球后,被对手踢翻在地,主裁当即判罚点球。

经过短暂治疗后,起身的潘德夫将点球主罚权,让给了队友阿里奥斯基——要知道,无论早年效力拉齐奥,还是在国家队,潘德夫都是当仁不让的操刀手。

而在漫长的补时阶段,北马其顿球员一次次心急火燎地外围浪射,但一次次被无视、只能往复奔跑、开始喘粗气的潘德夫,没有半点埋怨和责怪。

终场哨响,北马其顿两战皆败,考虑到胜负关系,球队不幸成为本届欧洲杯首支出局的球队。竭尽全力的潘德夫,已经坐倒在球场上,热泪盈眶,满心不甘。

眼见此情此景,同样身为“小国巨星”、同样年届而立才迎来首次大赛的舍甫琴科,着实感同身受:他主动走上前拥抱潘德夫,并用意大利语向后者致意。

90分钟内,38岁的潘德夫固然是乌克兰队最危险的敌人,但他的斗志,却让对手都肃然起敬。

提起潘德夫,老资格球迷很容易将他和另一位北马其顿队史传奇潘采夫混淆。毕竟,两人姓氏拼写和中文转译,只有一字之差,且先后都曾在国际米兰效力。

潘采夫在国际米兰留下了什么?时常更换的奇怪发型,直奔看台球迷手中爆米花的高射炮、和博格坎普一言难尽的糟糕关系……国米球迷将他“眼镜蛇”的绰号,改成了“蜥蜴”,黯然离开的潘采夫,自此泯然众人,不到30岁就消失在球迷视线之中。

比起前辈多到数不过来的头衔,加盟国米之初的潘德夫,只是个无名后生。刚成人的他,固然收获了在国家队完成处子秀的欣喜,却在人来人往的梅阿查,一度只是过客。

在被当做斯坦科维奇的转会添头交易到拉齐奥之后,潘德夫在“永恒之城”,开始了人生的上升期。

但在格外悭吝的老板洛蒂托眼中,外来户潘德夫不过是一只能下蛋的金鸡,当他和莱德斯马提出加薪要求时,得到的回答却是:“要么继续踢球,要么就上看台。”

历经旷日持久的吵闹、弃用和官司后,几乎大半个赛季无球可踢的潘德夫重返国米,成为穆里尼奥“三冠王”阵中一员。

就当人们认定他将浑浑噩噩告别职业生涯时,上赛季一度深陷降级区的热那亚,却凭借他的9个进球逆天改命,惊险地完成胜利大逃亡。

“潘德夫对足球极度热爱,在禁区里则是格外冷酷,在我看来,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被人们大大低估了。”前国米队友斯内德的评价,着实一语中的。

上赛季,创造了意甲生涯最高产量的潘德夫,固然已不是那个白马轻裘的快意少年,但临门一脚的稳准狠,依然在。

“虽然我们晋级了欧洲杯,但在我的印象里,足协主席和他的喽啰们,对我们的成就并不高兴。”

很难想象,当北马其顿历经附加赛,并由潘德夫的绝杀完成历史性突破时,面对镜头的他会冷冷地甩给足协主席穆罕默德·赛迪尼一句狠话。

在举国欢腾的史诗时刻,却以炮轰作为庆典收尾,潘德夫不是博出位,而是为整支国家队仗义执言。

身为北马其顿足坛著名的争议性人物,赛迪尼对国家队一向过于苛责的态度,以及一味迎合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忽视本国联赛和球员利益的做法,早就引起众怒,而“耿直Boy”潘德夫,说出了他们敢怒而不敢言的心声。

作为北马其顿联赛的新生力量,这支致力于发掘本土才俊的新军,早在11年前,就在潘德夫的家乡斯特鲁米察建立,并在2017年杀入顶级联赛。

潘德夫为球队建造了现代化的训练设施,球队拥有13支不同年龄段的青年队,球探体系遍布整个国家。本届欧洲杯名单中,国脚拉德斯基就是潘德夫学院的精英产品。

“北马其顿当年对潘德夫的投资,现在潘德夫全都还给了北马其顿。”20年前,将潘德夫召入国家队的德拉吉·卡纳特拉罗夫斯基说。沉默的领袖

20年里,潘德夫的队友和对手们基本已经挂冠归隐,不问世事——萨内蒂进了管理层,米利托回乡担任技术总监,斯坦科维奇干起了足协主席。但20年里,潘德夫的球衣号码从最开始的4号,变成了象征核心的10号。

20年里,他的国家队出场次数从0变成了121,他的国家队进球也从0变成了38。

而在人生最进退彷徨的时刻,2015年上任的马其顿主帅安格洛夫斯基,亲自登门拜访,劝说潘德夫回心转意。而不服老的潘德夫,面对国家队跌至FIFA排名第162位的惨淡局面,毅然出山,将10号球衣和队长袖标一起穿上。

时隔6年,当潘德夫迎来生涯首届大赛时,马其顿FIFA排名62位,整整飞跃了100名之多。

疫情来袭之前,潘德夫的原计划,是去年夏天踢完欧洲杯后就正式挂靴,专心经营俱乐部。但延宕一年,反倒见证了在俱乐部和国家队都迎来第二春的他。

“足球世界里,从来都不缺乏奇迹。”今年3月世界杯预选赛,北马其顿爆冷在客场击败德国,首开记录的潘德夫,赛后在社交媒体上激动地写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kywalkerad.com/,欧洲杯奥地利